#户外篇

出人意料的阿拉斯加

遍布于这片土地的新奇景象

出人意料的阿拉斯加

自从几年以前探索过阿拉斯加以来,我一直为它庞大的规模、崎岖的美景和广阔的未遭破坏的荒野而迷住。阿拉斯加一向如此迷人,以至于我每年都忍不住再次回到那里,为的就是探索这片广阔而奇幻的土地所遍布的新奇景象。今年也不例外。我动身去探索北极地区,或许会第一次拍到极光和北极熊。

探索阿拉斯加时,首先的感觉就是,它离大陆真的很远。在过去几年里,我从洛杉矶到安克雷奇需要 5 个小时多一点,与从东海岸到西海岸差不多。但今年,我乘飞机从休斯敦到费尔班克斯共用了 8 个半小时。几乎与乘飞机从西海岸到欧洲所用的时间相同!

将费尔班克斯作为中心,我的第一站是去探索迪纳利国家公园。去年夏天是我第一次探索迪纳利,但我逗留的那几天一直在下雨。我想知道麦金利山是否是一个神话,因为阿拉斯加山脉一直被云雾遮盖,能见度很低。四天后,我成功地拍摄了大约 100 幅照片,但其中没有一幅适合出版。Ansel Adams 尝试在夏天拍摄麦金利山时有过类似经历。我想我应该更多关注他写的文字,而不只是他拍摄的照片。

我打算今年金秋时节去探索德纳里,德纳里位于阿拉斯加,金秋时节通常天气晴朗、空气凉爽、温度适宜。抵达后,我便知道今年的探索将完全不同。温暖的天气和晴朗的天空迎接着我,而盛开的金秋色彩和山上的初雪则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金秋色彩下的苔原之美简直没法用语言形容。橙色、红色和黄色正是梵高绘画的颜料。我想到绿树会改变颜色,但却忘记了苔原简直就是微缩的树木林和灌木林。这座两英尺高的森林里藏有新鲜、甘甜的覆盆子和蓝莓。德纳里的景色拍了一个漫长的下午,能吃到这些是多么美味的享受!

探索德纳里之后,我开始通过道尔顿公路探索阿拉斯加的内部。道尔顿公路是一条 500 英里的砂石路,从费尔班克斯到戴德霍斯(也称为普拉德霍湾)与阿拉斯加输油管道平行。道尔顿公路是美国最偏僻的道路,最著名的是这条公路在电视真人秀节目“冰路卡车司机”中成为主角。

豪尔公路(卡车司机称之为道尔顿公路)穿过一片美丽而荒凉的土地。公路沿途只有两座城镇,科尔德富特(人口:10)和怀斯曼(人口:11-13,具体取决于你询问的对象)。这样偏僻的地方有着适合进行天体摄影(包括极光)的美丽黑暗夜空。白天,可以看到驯鹿群游荡在北极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附近的布鲁克斯山脉,还可以在富兰克林悬崖附近的平原上看到麝牛。其他野生动物,如赤狐、北极地松鼠、灰熊、麋鹿和多种鸟类,则点缀着这里的风景。

 抵达戴德霍斯的感觉就像在探索另一个星球上的孤立殖民地。这里气候恶劣,这座石油工业城镇的落寞令人不是很适应。这个边区村落只有 25 岁左右的居民,没有私人住宅。每个人都住在石油工业营地。

戴德霍斯的居民住在那里只为一个原因,那就是一份收入不错的石油工作。在戴德霍斯,一个码头工人的工作(石油行业的入门级工作)年收入可以超过 10 万美元,还不包括全部福利、交通补贴和所有业务津贴。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称石油为“黑金”。

在戴德霍斯的生活很简单:睡上 12 个小时,然后工作 12 个小时,如此重复两个星期,别在工作中受伤,然后回家两个星期,花掉辛苦赚来的油钱。回家时不要喝太多,不要忘记按时回去上班。

戴德霍斯的现代机场是我探索巴特岛的出发点。巴特岛是一座长四英里宽两英里的障壁岛,北极熊经常光顾这座小岛。19 世纪,因纽特原住民将这座小岛建成了一个贸易站,该岛自此而得名。

乘坐包机 30 分钟后,我来到卡克托维克村,这个村是巴特岛的人口密集区。卡克托维克没有航空集散站,也没有公共交通。有一辆老校车是在镇中连接碎石跑道与乡间旅馆(实际上更像一组互相连接的移动式房屋)的唯一纽带。飞行员兼任行李员,当地人帮助集中所有游客、相机装备和行李。

由于地处偏僻,卡克托维克的因纽特人采取传统的生存方式,包括猎取驯鹿和北极露脊鲸。法律允许这个镇每年捕三头鲸,这是镇上 239 个居民赖以生存的脂肪和蛋白质的来源,很便宜。鲸鱼残骸还让当地的北极熊受了益。

北极熊,可以视为海洋哺乳动物,依靠浮冰块和海豹生存。北极熊虽然极具游泳天赋,但在陆地上却不是特别敏捷,因此不擅长夏天猎食。在温暖的月份,浮冰块融化了,北极熊被困在陆地上,用大量的时间来睡觉和保存体能。

巴特岛上的熊与因纽特人形成了一种共生关系。由于秋季捕鲸,因纽特人会将人类不能食用的骨头及其他组织放到“骨堆”。熊便可以食用这些东西,这为它们提供了丰富的能量来源,而这些不是环境赐予的,而是人类给予的。对我而言,前往白骨堆观看熊吃鲸鱼残骸,有点令人不安,但生与死的对比可以产生出一些震撼的画面。

探索卡克托维克时我细数了一下,共看到 24 只不同的北极熊,其中包括很多一岁和两岁的幼崽。人们正在不断研究,以期更好地了解这个北极熊群,但这个动物群似乎还很健康和繁荣。因纽特人也很愿意将北极熊作为这座小岛的生态旅游之源。或许熊和人类都可以受益于这种新关系。

从这类奇幻的地方回到家,对我来说是苦乐参半。虽然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所拍的照片,并同家人和朋友分享这次探险经历,但离开时仍满怀对阿拉斯加那片荒野的渴望。它那令人难以忘怀的壮美和宏伟滋养着我的灵魂,同时也唤醒了我对冒险和探索的生存需要。那是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也许那种感觉是我再次返回美国最后一片未开拓的疆域的最深刻原因。




Pinterest Tumblr

Cesar Aristeiguieta

Cesar Aristeiguieta 是一位备受赞誉的探险和广告摄影师,拍摄人与自然的宏大景象
阅读更多

有什么偏远地方是你将来某一天想去的吗?在哪里?



分享你的故事

使用话题标签 #sandiskstories 就有机会在本网站上展示。

注册享有特惠!

从 SanDisk 获取促销特惠和摄影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