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篇

一天,50000 只骆驼。

身处世界上最大的骆驼节 24 小时

一天,50000 只骆驼。

8 月斋月期间,虔诚的信徒蜂拥而至拉贾斯坦邦的普什卡镇,据说在这里,大梵天曾抛下一朵莲花,形成了围绕这座镇的湖泊。数以万计的信徒来普什卡湖沐浴,随着满月渐渐临近,每天来的信徒越来越多,满月是最神圣的日子。

同时,旅游者涌入小镇参加同时举行的普什卡骆驼节,普什卡骆驼节是世界上最大的牲畜集市之一。如果你提前到达那里,可以看到数以万计的骆驼从地平线涌入。露天市场附近突然出现“帐篷城市”,那是牧民和他们的家庭搭建的。那里有一个活动竞技场,持续运营一个星期,有几个摩天轮拔地而起。在通往普什卡的那些尘土飞扬的街道上,道路两旁摆满摊位,卖的东西五花八门,从珍贵羊绒到骆驼饰品,一应俱全。

超过 50000 个沐浴者的神圣队伍正好与 50000 只骆驼相向而行,而两个星期里,普什卡几乎增加到 200000 人。图中是我在今年骆驼会的一天情景。

 

 

 

虔诚的印度教徒在拂晓时分来到湖边,城市沐浴在初升太阳那温暖、橙色的光芒中。普什卡有 52 个沐浴石阶,虽然这里不允许对着沐浴者拍照,但拍摄城镇照片时,总是难免会稍带上几个人。

 

 

 

早上 6:30,来这里游览的摄影师们都全力以赴来拍摄清晨的阳光。我看到 Nat Geo 媒体标志,带着助理的大人物,以及比佳能镜头更梦寐以求的“米色”镜头和超大变焦镜头。许多牧民在做早上的工作时,都在试图躲避镜头。我决定只拍摄骆驼,直到遇到微笑的牧民。

 

 

 

这很管用。我不仅拍到这两名憨笑的牧民(我踩到一堆骆驼粪时嘲笑自己,这让他们也跟着笑了起来),而且拍摄完后,他们还摇着头立即要我拍他们和骆驼的合影。

 

 

 

我就这样喝早茶,吃早餐。大多数时候,我会放下相机,休息一下并享受看着露天市场热闹起来的过程,坐在温暖的火炉旁,吃着新鲜的火烤薄饼,喝着印度奶茶,并因为身上的纹身被人骂着。

 

 

 

这个集市主要是买卖骆驼。牧民们,全是男的,穿梭在骆驼群中,检查骆驼的蹄子、步态和牙齿。他们交易的过程我无法形容,真是看得令人入迷。

 

 

 

这个人正在确定他对这只特殊骆驼的感觉。这只骆驼脚上有伤,但它还小,潜力非常大,而且价格不错。在普什卡“逛街”。

 

 

 

苦行者游荡在湖边和露天市场,背着小罐子,接受捐赠。他们被称为苦行僧,或更怜爱地称之为圣人。苦行僧的生活很艰难:他们切断了家庭的联系,把自己奉献给他们的信仰,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朝圣,直到生命终结。

 

 

 

闷热的午后我短暂修整了一下,喝了新鲜酸奶并休息了一会儿。虽然露天市场非常开阔,但普什卡的街道古老、狭窄而曲折。人非常多,接踵摩肩,交叉路口的人流有时会停滞不前。

 

 

 

我住的酒店可以远眺湖水,在酒店的开放式阳台闲逛完以后,我确定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因此重新回到露天市场拍摄夕阳。途中,我停在普什卡竞技场看了一会儿,那里有骆驼装饰比赛、胡子竞赛及其他活动。

 

 

 

驼队拉着游客穿过露天市场。我很羡慕这种阴凉、宁静的交通方式,但我觉得大地最好用双脚来感受。如果不是用脚,我永远不会在黎明与骆驼牧民一起吃早餐,也不会在黄昏品味他们传统的薄饼。

 

 

 

太阳降到地平线,牧民们开始整理骆驼上的行李并铺开过夜。如果事情完成,他们会一起离开。在各个露天市场,当牧民和他们的家人开始准备晚餐时,烟雾盘旋着升入朦朦胧胧的橙色天空。

 

 

 

黄昏来临,太阳进一步西下。天空长久保持着粉红色。一片宁静。

 

 

 

家人围聚在帐篷城的火堆旁,用北印度语、旁遮普语及其他方言低声交谈着。火堆发出嘶嘶声和噼啪声,流浪的火花被卷入夜空,天变冷了。在这个家庭后面,摩天轮转到深夜。

 

 

 

普什卡并没有入睡。所有饭馆都挤满了游客;狭窄的街道上有很多印度家庭在买油炸甜食和三角饼;有些人则去露天市场玩摩天轮,或者买新手镯、色彩鲜艳的纱丽或绚丽的手工编织地毯。苦行者和虔诚的印度教徒放声歌唱、欢舞,鼓乐传遍大街小巷。在这里,一个由吉普赛军人组成的乐队正在为外来游客热情表演。

 

 

 

一只孤独的骆驼站在月光下。天色已经很晚,没有其他声音。我很惊讶我能看得这么远。信徒们在普什卡湖中虔诚地沐浴,而我则躺下在月光中沐浴。




Pinterest Tumblr

Kate Siobhan

Kate Siobhan 是一位温哥华撰稿人兼摄影师,是 Matador 的特约编辑,也是 MatadorU 摄影系的主任。
阅读更多

你探访过国外的什么集市或节日?



分享你的故事

使用话题标签 #sandiskstories 就有机会在本网站上展示。

注册享有特惠!

从 SanDisk 获取促销特惠和摄影技巧。